佳子

古早用户,现已不定时性冒泡。

感觉疫医paro贼带感,拒绝解释scp049究竟给了我多大的热情!然后就寻思着画墨墨的生日贺图,然后呃......墨墨我错了,我太累了睡着了,然后现在还是这个破烂进度。碎碎念一下我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scp的设定,如果墨墨的设定是o5,悠然的设定是scp的话就比较好玩了。想看文手太太们写这个paro!

当然是林酱!林林什么时候都那么美!

【男神x你】当你被讨厌的异性缠住

1.小学生文笔
2.出场人物叶修/王杰希/喻文州/黄少天/周泽楷
3.校园paro,ooc注意
——你无法忍受那黏糊糊的视线,欲望中带着躲闪,而又畏畏缩缩。
叶修
你如同往常一样去食堂打饭,然后又和往常一样没了胃口,那家伙竟然还跟着呢,你实在受不了他在你旁边吧唧吧唧地吃饭,实在是毫无教养可言。你只得找个人多的地方,力求坐不下他。你四下观望,叶修那张嘲讽脸很快映入了你的眼帘。“过来坐吧,哥等你好半天了。”你以为他又在招呼包荣兴,不予理睬。“XX,真不过来吗,哥占个位置容易吗!”你一愣,然后匆忙就坐,好在还没忘记道谢。“诶你是不是迟顿啊,你身后有人跟着啊!”望着刚刚走远的那个人,叶修皱着眉头说。“我不可能不知道啊老铁,我能怎么办啊?”“不如以后跟着哥吃饭,哥包你安全。”“那……成吧。”你低头扒饭,心里竟有些期待。
《哥当年真是机智。——玩儿你的荣耀去。》
王杰希
你并不爱开玩笑,除了偶尔打打游戏,看看小说以外没别的兴趣可言,因为这样,不少人都对你敬而远之。可是没成想,你还是被人缠住了。你不得不忍受他在不远处大声询问一些污言秽语的意思,并在你委婉制止之后恬不知耻地说“我最讨厌这些东西了”,这使你恼火,但是你知道你一旦动气就是正中他下怀。你只能忍耐,但是又真的委屈。你不明白为什么,所以你打算问问离你最近的异性——你同桌王杰希。“你做的很对。”他正色道“他在吸引你的注意力,但是你的立场很坚定。只是有些时候,一些东西是你永远找不到原因的。”“我都明白,只是为什么只有我……”你说着说着,眼圈发红。“忍累了就哭吧,没什么值得逞强的。”他把他的书把你的脸挡得严严实实,不让别人看见你的丑态。“或许是你选择单打独斗的道路让你与众不同,但是这其中的痛苦也只有你明白,对么?”你被说中了心事,轻轻点头。“我想你需要的是和了解你的人进行彻底的交流,找到你的知己,”至此,他顿了顿,“你刷副本的队友,你的同桌,我,有这个资格么?”你也不知道怎么了,只是拼命地点头,眼泪流得更凶了。
《别总一个人扛着,他没资格拥有这样的你。》
喻文州
雨劈头盖脸地下了,还好你带了伞,一切都刚刚好,只是你遇到了不想遇到的人。那家伙竟然找你借伞。“我就这一把啊……”你有些为难。“可是我感冒了啊亲~”你跟他不熟,这番腻腻歪歪的话着实把你恶心着了,你不想和他纠缠。“女生宿舍近,你拿去用。”“哎呀我还是送你回去吧~”说完这句他不由分说挤在你的伞下,你很讨厌这样的肢体接触,至少讨厌和不熟悉的人如此。你企图跟他拉开距离,但是未果,反倒被贴得更近。你不禁爆了粗口,索性不再前行。忽然,你背后有人拍了你一下。你扭头,正对着喻文州失去笑意的脸。“这样可不是淑女哦?”又一次转头,你发现那家伙被他禁锢在雨中。喻文州把你的伞还给了你,拍了拍你的肩膀。“有这么欺负人的么?想感冒这样不就好了么?”他的嘴角分明上翘,但是没有丝毫暖意。而后,他适时松手,那家伙就在雨中成了一个渐小的黑点。“没事吧?”听见他的询问,你回神。“觉得打自己的伞难受的话我的给你用。”他脸上复又显出暖意。“谢谢……谢谢你……”你红透了脸,一时间无法思考。
《以后我的伞就是你的,乖。》
黄少天
那家伙借去了你的自动铅笔,然后用笔尖清起了指甲里的灰。你一阵恶心,不禁别过头,紧接着你背后就遭遇了一通夺命连环戳。“黄少天你是不是皮痒了?!很疼啊!”“别别别啊!我就是想借你我的铅笔!”你有些尴尬,干咳一声,接过了他的铅笔。下课,你找他还笔。“我用我的就可以了,谢谢你!”谁知话音刚落他便拍案而起,神色分明的不正常。“你赶快扔了吧!扔了把扔了把扔了吧!我说真的!你看那个人,他准是想欺负你!你给他留情面干什么?你这是正中他下怀!正中下怀什么意思,就是她想看你为难,也就是他想那你寻开心!我说你真的愿意么!愿意让他就这样继续欺负你么!你刚买的笔就得被你扔了,扔了笔就等于扔了十来块钱,一星期扔四支,那就是将近五十块钱!五十块钱能干什么?那足够你吃三顿……”“秋葵。”你忍不住打断他,“我知道了,你这是关心我,对吧?虽然用你的笔是个好主意,但是这终究不合适吧?我不如再给你买一支吧,这样我也舒服。”“我呸呸呸呸呸啊!你不是不喜欢秋葵吗!你怎么看出来我这是关心你的啊!分明是喜欢!喜欢!喜……啊不是……”他的声音突然消失了,脸红得像番茄,正如他对面的你。
《我……我真不是喜欢你……我是爱你。》
周泽楷
你听说周泽楷荣耀里操作贼6,就想找他讨教。于是在一天晚自习结束后,你兴冲冲跑向他。“你玩儿的是神枪手么?”“……嗯。”他答得吞吞吐吐,脸还有些红。“我也是,但是我感觉我在操作上还是有很大问题,想要请教你,我会认真记住你的话的。”“嗯……有。那个……我……嗯……”你听着他支支吾吾没有重点的答复有些自责了,但是实在不敢打断他。在这期间,他似乎一直在观望什么。“也许是在想怎么说话吧……”你心想。突然,你的手腕被他抓住,而后你就像一个麻袋被他轻轻松松拖到回廊,你半天说不出话,困惑又害怕。“怎么了?!”你终于缓过来。“你……背后,有人跟着。现在……嗯……安全。”“那就要好好谢谢小周了!”你不知道那人是谁,但是也没别人。你看见周泽楷的呆毛翘成可爱的形状,笑意更甚。“那个……游戏……一起打……我……教你。”
《有我保护你……不要怕。》
韩文清
你接水回来,看见那家伙坐在你的位置上,你上前一直轻咳暗示他走开,可他还是傻坐着。你被恶心透了,恨不得下一秒就拿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冲上去让他见识知识的力量,可是你又知道,上课铃响他不得不回去。“算了,眼不见为净。”你这么想,于是就去找张佳乐蹭零食加聊天。张佳乐把你拖到他旁边坐下,拿出鲜花饼给你,正想开口说话,却突然不说了。你扭头一看,赶紧站起来道歉。“那个……老韩啊……对不住啊……我位置上有人,又打发不走,然后一时眼瞎坐您位置上了,息怒,息怒哈……嗯?”韩文清竟然扭头走了。你默默还了鲜花饼,打算到走廊打发时间,不成想,正遇见韩文清。“你不坐了?”他挑眉。“你去坐吧,对不起啊……哈哈”你干巴巴地笑笑,掩饰住自己的难过。“你怎么了?感觉你不对劲。”“没……没什么啊哈哈哈”“快说!”他突然放大音量,你被他凶着了,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你把实情一五一十地说了,只求他别生气,事实上也没什么用,他反倒更生气了。他拉着你走到你的座位前,把那家伙拍醒,又抬了抬手,而此时你的手正与他五指相扣。
《我不是有意凶你,我只是见不得你受委屈。》
写在后面:
感觉应该不少女孩子都经历过吧……男孩子为了吸引自己的注意力而做出种种智商下线的行为,其实真的对于女孩子来说很困扰,很麻烦,可能存在的看到这篇男你的男孩子们……真的……想找妹子真的不能这样……

随手画的阿尔泰尔emmm……指绘软件还是不怎么会用x辣到眼睛抱歉

【男神x你】当女友有一双肉肉的小手

1.轻度ooc
2.小学生文笔
3.出场人物叶修/王杰希/喻文州/周泽楷/韩文清/孙翔
叶修
媳妇儿的小胖手特可爱,每次看见她打荣耀我都惊叹,她这么小的手是怎么支撑她竞技场三连胜的,算了,还是找个理由帮她打吧,哥可舍不得这么可爱的小手去够键盘上的按键。
《叶不羞你是不是上我的号了?页面全是好友请求啊!》
王杰希
嗯……手手肉肉的,很可爱,她也喜欢我的手,闲来无事时常把玩。喜欢她粉嫩的指尖轻轻滑过我的手掌的触感,她有时还要画个圈才肯结束,最喜欢看她两只小手包不住我一只手的样子,她之后势必会时轻时重地捏来捏去,小脸儿全是满足的笑容。
《手真好看啊……嘿嘿嘿……》
喻文州
她的手触感很好,肉乎乎的,更重要的是,小小的,我能完完全全地包住。她总是羡慕我的手,说她也想要,我总会把手伸给她,看她羡慕得紧。我喜欢亲吻她的指尖,手心,那里似乎非常敏感,每次这么做,她都会红着脸发抖,这幅样子真是让人受不了。
《文州……我的剧本不是这么写的,我们现在不应该在床上。》
周泽楷
手……小小的……可爱。
被烫到了,心疼……
呼呼……
《被小周萌到大脑当机》
韩文清
手小还要逞强端盘子,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,我来就行了,她非说她能行,这下可好了,盘子碎了,我过去查看她伤着没有,结果就看见她哭。她害怕我凶她,每次犯了错就是哭,我只能尽力降低音量安慰她,然后给她清理伤口,小手很软,指甲都是粉红色,但是就是流血了,啧,下次说什么也不许逞强,我说我来就是我来!
《韩文清我错啦!我真没钱包给你啦!我的同人本会没钱买啊!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》
孙翔
媳妇儿手特小,看着她玩儿音游觉得特别可爱,一旦出现需要手指划过整个屏幕的音符她就手忙脚乱,我伸手过去帮她完成这个音符没成想刚好阻止了她的操作,她的连击就因为这个断了。
《羊习习,你赔我连击。》


手小玩儿音游真是超级难受!经常够不到音符,别人一只手就可以的手小就需要双手并用x我还是很想要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啊!

【男神x你】当男神帮你滴眼药水(二)

1.小学生文笔注意
2.可能会ooc
3.轻度开车注意
4.出场人物包括黄少天/孙翔/周泽楷/魏琛/乔一帆/张新杰
5.可能没有后续
以上,可以接受的话开始吧w
黄少天
“哟媳妇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啦怎么啦?喂喂喂……本剑圣就这么没有魅力吗!你要是不回答本剑圣可……”“住口!”你正忍受着眼药水带来的飞一般的感受,真疼,疼得你想骂人,黄少天,很不幸,成了你的靶子。你不愿多说什么,只是默默擦着不可避免流下的泪液,然而这动作也不甚顺利,你手头的动作成功被黄少天的手拦了下来,他紧握着你擦泪液的手,轻声问你:“谁欺负你了?告诉我,我肯定削他个……”“打住。”见他越说越激动你不得不制止他的下一个垃圾话无穷连,“滴个眼药而已,别激动。”“哦那我来帮媳妇儿吧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!”“再话痨小心我不让你帮我!”你嘴上是这么说了,但是你正喜欢这样的他。
《媳妇儿……我错了QAQ》
孙翔
媳妇儿最近近视了,要滴眼药,我害怕伤着她就让她自己滴,看着她疼得泪流不止我心疼极了,于是我就想和她一起滴眼药,反正是缓解眼部疲劳的,没什么坏处。嗯……是有些疼,媳妇儿笑得开心就行了。不过我马上就知道她笑的原因了,我滴的是散瞳药水。
《为什么世界突然间这么模糊……诶呦我的头啊!》
周泽楷
“……”“……?”你用诧异的目光看向那张死死盯着你而且似笑非笑的脸,实在是不明白他要干什么。“嗯……泽楷是不是饿了?饭马上就好了。”你只好猜,只见他摇摇头,又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你。嗯,真漂亮,这么一张脸啊……可是他究竟在想什么呢?“要(药)。”他言简意赅,表情依旧是日常的人畜无害。“不行,我拒绝。”你义正严辞。“不乖。”他俯身,你正在他身下,近乎无法动弹。“要(药)。”声音就在耳边,温热的吐息令你近乎无法思考,你不禁老脸一红。他的一只手抚上你的脸,迫使你睁开因为害羞而紧闭的眼睛,另一只手拿着眼药瓶在你眼前晃,“不乖,我给你滴。”
《媳妇儿莫名其妙地脸红了,可爱。》
*这里小周只是径直拿药,至于这个杀伤力,他自己意识不到。
乔一帆
“每次都要麻烦一帆呢……”你冲他抱歉地笑笑,把眼药水递给他,因为自己手残,实在滴不进眼睛里。“没有没有,哪里的事。”眼前的少年腼腆地笑着,想要用什么东西来比喻的话,那一定是从山上泉眼里流出的溪水,温润而干净,纯粹得令你心生喜爱。“躺好了不要动……嗯,这样就没问题了。”你只是安静地闭着眼睛,享受着他指尖的清凉。“疼不疼?”“不疼,因为是一帆。”
《不疼就好,让我就这么一直帮你,好么?》
魏琛
“老魏……”你可怜兮兮看着眼前拿着眼药瓶冲你晃的大叔,他正嘿嘿嘿笑个不停。“怎么啦?小祖宗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,怎么就怕我了?”“……”“那我可警告你,别惹我啊,我可是很没下限的!”“哦,那你最好小心点儿你的小祖宗把你藏的烟拿出来全踩扁,别以为我不知道哟……”“哎呦……小祖宗学坏了哟……”魏琛掩面作痛苦状。你坐在床边,看着他这副样子发笑。说起来战术,那你也不算不会用,你欲擒故纵一个星期,把他藏烟的地方看了个遍。“那个地方藏的哟……唉,真是出人意料。”你沉浸在欺负魏琛的喜悦之中,却不料肩膀受力,猝不及防倒在床上,然后又是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,你的眼皮被扒开,“吧嗒”就是一滴眼药,你立刻痛得皱眉,但是还不忘嘴硬。“你……心脏啊!”“诶,这就对了。老夫可不介意就着这个姿势做点儿别的事儿,我不是都说了嘛,我可是很没下限的!”
《在我第二天发现地上全是被踩扁的烟的时候我就知道我错了》
张新杰
你看见他的身影,乖乖地拿出了眼药。“还有五分钟二十七秒,你可以再玩一会儿,我就是来看看你。”“我怎么就觉得这事情没那么简单呢……”“就这么简单,我能在这么短时间内做什么呢,难道你想逃?逃走可不好。”“你个戴眼镜的没有发言权!”喊完这句,你拔腿就跑。嗯,作完死就跑真刺激,反正他肯定跑不过我,嘿嘿嘿。“想什么呢笑这么开心。”一只手冷不丁抓住你的手腕,“就这点小聪明还拿来炫耀?”他眼镜片的反光遮住了他危险的笑,下一秒,天旋地转。“听话,不要跟我玩儿战术,你看,你又落不到好。”你被他抱在怀里,想跑都跑不了。不多久,你的后背感觉到了柔软的东西,你被他放到床上,力度恰到好处,严谨如他,从来都能拿捏好分寸。“好了,别动,我不想伤着你。”眼前一片清凉,你闭上眼睛。“还有四分钟五十三秒,你先休息。”“不……我要新杰陪我聊天。”“不行,休息。”“不……不要……”他轻叹,你感觉到他的气息近在咫尺。忽然,耳朵传来了柔软湿润的触感,你一哆嗦。“先好好休息,等药滴完了,我们还有两个小时可以好好聊聊,我也不介意用一晚上来陪你聊聊。”
《你逃跑就不会用电梯么?傻姑娘。》
——写在后面
最近开始玩儿梦间集,金铃儿的声音总让我跳戏,满脑子都是一帆w敲可爱敲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!【此人已疯。

【男神x你】当男神帮你滴眼药水

1.小学生文笔
2.出场人物叶修/喻文州/王杰希/韩文清
3.来自于内心对散瞳的抗拒
4.大概是没有后续
叶修
“来,给哥躺好了,让哥伺候你。”叶修还是那个样子,明明只是滴个眼药而已,你对这番话早就习以为常。
你乖乖地躺在床上,等着那个拿着眼药水的过来伺候你。
“眼睛睁大啊,好嘞,看哥,哥这么帅呢。”“叶不羞啊叶不羞……你这么说就不怕我闭着眼睛不服从命令啊?”你开着玩笑,叶修指尖的温热因为你的紧张放大了数倍,他轻轻拨开你的眼睑,你只能睁着眼睛看那一滴在瓶口摇晃的澄清液体,巴不得它早一秒落进自己的眼睛里,省得看着难受。
“好嘞!”你只觉眼中一阵清凉,而后就是有些难以忍受的刺痛,你的五官不禁皱成一团,还没等你喊疼,你的额头上便传来了一阵温热的触感,似乎眼睛的疼痛被一下子缓解了。
《哥能让媳妇儿眼睛疼?笑话。》
王杰希
你去了趟医院,悲伤地发现自己居然近视了,尽管是相当轻吧……但是只有右眼啊!可怕的是,医生给开的三个眼药一个比一个辣眼睛!你也无奈,只得把眼药按照顺序分别命名为辣眼睛一二三号,一滴一滴往眼睛里滴,然后紧闭右眼倒吸凉气。反正杰希平时忙,这会儿大概还睡着呢,看不见你这幅狼狈样子,那就放飞自我好了。“疼死了哟……诶呦喂……”你瘫在床上瞎嚷嚷。
“干什么呢姑娘?”王杰希忍住笑,眼前的姑娘在床上摊成大字上衣下摆被她的折腾撩起一角,露出有些肉肉的肚子。就像个不老实睡觉的小女孩,他这么想。“捉妖呢?嗯?”他终于忍不住低低笑出声来。
“杰……杰希爸爸!!!呃……那个……你听我解释……啊…疼疼疼疼疼!”你吓得猛地睁眼,却又因为眼药水带来的疼痛紧紧地闭起来,王杰希脸上笑意更甚。
“好了好了,不逗你了,躺着吧,我帮你。”王杰希看了看你用便利贴贴上的“辣眼睛n号”标签又是一阵好笑。“该滴三号了?”“是啊,麻烦杰希爸爸了~”你内心的尴尬似乎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。
他的手指就那么不轻不重地撑着你的眼睑,然后一滴眼药就不带犹豫地滴下来。“诶呦……疼疼疼……”你的眼泪也被他用手尽数擦去,眼睛疼,但是心里很甜。
《看着她为了让两只眼睛视力一样而眯起右眼为什么莫名开心呢0ωo》
喻文州
夫人不得不滴眼药了,说起这个我也是不忍心的,她不想近视,滴完眼药,她难过,问我,要是以后看不清我了怎么办,我也说不出什么,只是亲吻她的眼角,鼻尖,问她,你看得到我么?她看得到。那就好,我答道,这样看得见已经足够了。
《怎么舍得离开我的夫人呢?》
韩文清
你还是服从了韩文清的命令,可怜兮兮地躺自己床上,任由韩文清摆布,韩文清也不说话,专心帮你滴眼睛,他的指尖意外地温柔,这或许就是你爱他的原因吧,表面上凶,但是总是对你好,就是这么个沉默的气氛之下,你忍受了来自眼药的无情折磨后只想撒娇。“文清……给我甜食……奖励我嘛……”“不行!”给你看眼睛的医生的嘱咐你都忘了?不许吃糖!”他瞬间就凶了。“韩………”“这次例外,下次我去买无糖可乐。”
《就是没法对你狠下心。》
—写在后面
源自亲身经历,非常抱歉因为个人爱好偏心了,最近发现自己近视了,毕竟还是高三,还想报考军校试试看,当时差点哭了,不过现在想来还是觉得放平心态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

嗯,那篇男你文章的来源……我的破ID迟早药丸,对,我就这么无耻地承认了,我就是个爱到深处自然黑的王吹!

【男神x你】【这boss我不打啦!】

1.怨念产物后续
2.出场人物孙翔,包荣兴,喻文州,韩文清,黄少天
3.可能存在轻度ooc,不适者食用注意
4.轻度开车注意
孙翔
你面对黑板鸭,半句话都不想说。你都死了三次了还有什么想说的?!显然,你要是打不过去,是不会放下这口气的,于是你又操纵着鬼铠冲上去。
你并不是职业级玩家,或者这么说,你是普通玩家里的手残,比别人好了那么点儿的大概就是你的冲劲和韧性。伴随着黑板鸭的飞速移动,你的粗口也是一句接着一句。
“媳妇儿,干什么呢?”孙翔听见你从几分钟前开始就没停过的咒骂,嘿嘿笑着走到你旁边。没等你说话他就知道了你咒骂的原因,饶有兴致地坐在你身边看你打。
“哈哈哈哈哈哈又被大招砸着啦!”“诶你这操作哈哈哈哈哈哈”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局完蛋啦!”
“羊习习你该滚了。”
—《媳妇儿我说的是实话啊!》
包荣兴
你踌躇满志地开启了第二章的boss关,很好奇boss会是谁,直到你看见了那个可爱的黑板鸭。你一开始是开心的。因为你家的两个正常的板鸭都是纯远程角色,近战相当致命,你不禁想起了你的他玩儿的那个叫荣耀的游戏里的枪炮师。而你又习惯于近战,想到这里,你信心满满。于是……
一轮下来,你看着屏幕里赫然显示着失败二字,相当沮丧。你不记得你家那两个可爱的小板鸭有那么强力的大招啊!剧本怎么回事儿!要是自家板鸭也会瞬移岂不美哉!你的肚子突然咕咕地抱怨起来,你才想起来自己爆肝过度,该吃些什么了。嗯,当然是肉包子,昨天买的都没顾上吃呢。但是突然你就觉得不对劲了,屋子里怎么有一股肉包子的气味?!“包荣兴!”你怒吼,“你是不是吃我包子了?!”“媳……媳妇儿?”包荣兴把脑袋从房间门后探出来,“我……我自己买的包子……”探着脑袋的样子无辜极了,活像一条做错事儿请求主人原谅的大金毛。你心软,决定不惩罚他把肉包子味儿散布到自己屋子里的罪行。“媳妇儿是不是不开心了?”你无奈,“你都在我门口吃了这么久的包子了还不知道?我当然不开心啊!”你的脑海中又一次浮现出黑板鸭开大的恐怖场景。“谁把你弄不开心的,我弄死她。”包子先前无辜的双眼中顿时充满杀气,“手机给我。”你不敢造次,毕竟这么可怕的包子你也没见过。只见他打开教学关卡熟悉完操作,就开始挑战黑板鸭。你不敢看,毕竟他在荣耀里用的包子入侵也是近战系的,你生怕他落得和你一样的结局。但是……他虽然死了两个角色,还是赢得了战斗的胜利。
—《诶嘿小妹妹你什么星座的,看你攻击这么凌厉又不说话会不会是摩羯座啊!嘿嘿我跟你讲我是……》你:突然好心疼黑板鸭!
喻文州
你幽幽看着拿着你的手机的喻文州,他那慢条斯理的操作令你窒息,你从来不敢保持这个手速进行挑战,毕竟这关可没有等级压制。他没有一直使用着同一角色,而是不停地切换,以躲避黑板鸭的进攻。你看见一个个QTE技能不断释放,惊诧于他的切换。战术大师,这个词在你脑海中一闪而过,但有一句话,在吃惊的你心中挥之不去:你们玩儿战术的心都脏。在你腹诽的时候,他已经完成了挑战。“乖,你以前画的布洛妮娅不还原呢。”他指着黑板鸭的立绘,把他的一只手搂住你的腰,而后向上,“她不是纯平板,其实,你也不是。”看着立绘的你这才反应过来。
—《宝贝儿不喜欢心脏的么?嗯?》
韩文清
“手机给我了,时间到了!”韩文清来到你面前,如同一堵墙挡住了你面前的阳光。你吓得浑身一哆嗦,手机差点摔出去。你被吓得不轻,再加上韩文清自带的“人家超凶的”buff,这些与你打不过黑板鸭的不甘交织,你不禁心生委屈,鼻头一酸,红着眼眶瞪着韩文清。韩文清从未见过这个场面,毕竟你平时还是会乖乖地上交你的钱包和手机的,这么一着下来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得不知所措地给你擦泪。“怎么了这是,不许哭啊,哭有什么出息啊!你可是我韩文清的人!”你依旧红着眼,指着游戏界面。“这一次失败的耻辱,我不会忘记的!”你义正严辞。“拿过来吧,我帮你。”韩文清无奈。片刻之后……
“躲躲闪闪,算什么英雄!”听见这个怒吼你就知道准没好事儿,你为你的鬼铠和雪地默哀一分钟。可是万万没想到,他已经成功击败了黑板鸭。“我要是打不败这么个东西,那我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—《媳妇儿终于不哭了,不然真不知道怎么办了》
黄少天
你只想给黑板鸭递茶,这真是个对手残不友好的boss,从来就不可怜你还不如喻文州的手速,QTE还没放,就放不了了,这自然减少了你的输出,受不了黄少天喋喋不休地问东问西,你决定扔给他一个黑板鸭。
“少天……”你撒娇。“诶媳妇儿怎么了啊有什么事想让本剑圣帮忙啊?是不是这个游戏啊?是哪一关啊?是不是这个三无萝莉啊?诶本剑圣那么善良肯定会帮你完成的哈哈哈……”你听不下去了,按下开始挑战就把手机塞给了他。
“诶媳妇儿等等啊……你妹你妹你妹啊看剑看剑看剑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看上面有飞碟!”看来游戏并没有堵住他的嘴“啊次奥!为什么不能浮空!诶……等等……怎么不动了……”你知道这是破盾了,黑板鸭一旦破盾就毫无防御力可言,你猜少天已经注意到了,因为他的唇角已经微微上扬。“看剑看剑看剑!杀杀杀杀!来乖乖让本剑圣杀杀杀杀杀!”这个时候,你也不得不承认,少天说垃圾话的样子,还挺帅的。
黄少天是个不折不扣的机会主义者,不得不说,他极好地抓住了这个破盾的机会,接下来的就是一串令你窒息的操作。谢天谢地,你没必要跟他PK。你吃吃地看着他完成了挑战,没怎么看操作,都是看他。
“诶媳妇儿本剑圣厉害不厉害三颗星呢!我要媳妇儿夸我来来来夸我夸我快夸我……唔!”你决定堵住他的嘴,用你的嘴……里面叼着的秋葵。
—《媳妇儿太坏了QAQ》

【男神x你】【这boss我不打啦!】

男神x你
1.崩3第二章boss关怨念产物
2.人物可能崩坏,小学生文笔
3.操作大佬都用白练系列
4.很可能没有后续(不要打我嘤嘤嘤)
叶修
“黑板鸭(注1)为什么输出这么高!那个大招根本躲不开吧!范围这么大莫不是要上天?!”初遇黑板鸭的你着实被吓得不轻,一次挑战下来,你已几近崩溃。
“玩儿不下去了?来让哥看看。”叶修听见你的哀嚎,掐灭了手中的香烟,轻轻从你手中接过你的手机。
“那个黑板鸭大招范围我至今都不知道有多大,哪里可以躲开,小心些啊。”你闻着他身上淡淡的香烟味提醒他。
“多大点儿事儿啊,也不看看哥是谁。”叶修满不在意地点击了开始挑战的选项。
你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攻击与闪避键间移动着,屏幕不断地在你眼前呈现出深蓝。极限闪避,你是明白的,你从未见过这样的操作,于是你就这样保持着吃惊的表情看着他用白练(注2)近乎无伤地击败boss。
—《媳妇儿,哥厉害么?》
王杰希
你躺在床上,如同布洛妮娅的扑克脸与你慌乱的操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黑板鸭已经是残血,只差最后一击。你的鬼铠和雪地(注3)已经阵亡,望着最后一个角色——白练,目前是半血。尽管不是满血,但怎么说你也在血量上占优势。可是突然,黑板鸭的位置变动突然频繁起来,前一秒还可以攻击,后一秒就不知到了哪里,又是一瞬间的事,你背后受击了,就这样,你被黑板鸭一直吊打,但是你一直没放弃反击,拼命地接近她,企图给她最后一击。
突然,你听见他开门的声音,可还没等你按暂停,隔壁黑板鸭就一个大招砸下来,你的白练自然是经受不住这样的打击阵亡了。不甘使你放弃起身走向门口向他索要拥抱的打算,咬着牙开始了第二次挑战。
“再来!”你愤愤道。殊不知你的他已经背着手走到了你身边。
“呵。”他在你耳边轻笑,你忙按下暂停,目光从屏幕上移开,映入眼帘的不是你熟悉的那双大小不一但宛如承载万千星辰的眼睛,而是一个黄黄的布偶。
“吼姆!(注4)”你惊喜地叫道。按理说他那么忙,应该是不知道你玩儿崩3的,就是他知道,也不会知道你喜欢吼姆才对。你把吼姆玩偶紧紧地搂在胸前,蹭了蹭他的鼻尖。“想让我帮你?”王杰希无奈地笑了。他早知道你这个举动准没好事儿。
果不其然,你把手机默默递给他,幽幽道:“后期boss瞬移频繁,位置不定,要小心啊杰希爸爸!”他向你投来了宠溺的微笑,给你的额头上烙下轻轻一吻,你从这个吻中感受到了慈父的温暖。以及莫名的,对渣操的关爱。
你在床上蠕动了几下,给他腾出位置,同时抱好吼姆,做好了观战的准备。战斗开始,如果你觉得boss走位清奇,那你真该感谢boss不是你身旁这位。看了他对鬼铠的操作,你才知道:鬼铠在你手里真是浪费。一次次输出,一次次闪避,角度实在刁钻,拜鬼铠极快的闪避速度所赐,视角切换让你不禁头晕目眩。boss开大了,只见他手下的鬼铠通过两次闪避操作来到boss身前,放出大招,把boss仅剩的血量消耗殆尽。你终于知道该如何躲避黑板鸭的大招了,但是,问题也随之而来:他怎么那么熟练啊!你可没提醒他大招范围那么大啊!关卡通过,三个角色无一阵亡。准确来说,他只用了鬼铠。你好奇,夺过他的手机,输入你的生日,解锁,看见他的手机应用和背景,心里一惊。那背景竟然是你几个月前参加漫展时cos布洛妮娅的照片!而那个存着崩3的文件夹则命名为“姑娘喜欢的东西”。
—《只要你喜欢,我就陪着你一起。》
注1:黑板鸭指黯影布洛妮娅,梗来自于她的声优板鸭。
注2:白练,崩3初始角色,没什么特别的buff,输出不高,但是大佬无论何时都可以用得出神入化。
注3:雪地,指角色雪地狙击;鬼铠,指角色雷电女王的鬼铠
注4:吼姆,布洛妮雅非常喜欢,形象有些奇怪但是莫名可爱。